「醉汉的脚步」读书笔记

October 01, 2014

随机重复可导致一连串优异表现,在体育领域与金融领域常常出现“热手谬误”:因为参与者多,时间长,所以即使每个人的概率极低,也依然能够有人表现出色。

大规模与长时间的试验中,总会出现一些“幸运儿”,人们通常将会把他们神化或贬损,并加以头头是道的分析。连续的成功与失败,都可能是随机性的结果。有时候,随机性对成功的影响几乎比能力还重要。

然后是一句心灵鸡汤,

各领域的成功人士都无例外地选择不放弃——因为他们熬赢了不确定性。

这句话其实和什么艰辛的努力无关,更多的是强调多次实验和不确定性。概率告诉我们,假设每次努力只有1%的可能成功,而有99%的可能失败,那么进行100次实验至少能成功一次的概率是63%,进行1000次实验至少能成功一次的概率是99.99%。这就是熬赢了不确定性。

“小数定理”:认为能够从少数样本中就能够推出概率。事实上,利用短期数据来评估一个人,一支球队等等的实力,都是相当危险的。

“赌徒谬误”:某事出现的概率会受以往发生的事的影响。譬如骰子掷出了6,下次掷出6的概率并不会变少。\n我们要需要一些品质才能摆脱“小数定理”和“赌徒谬误”的影响。

描述误差定律的曲线——正态分布。通常我们会面临样本数量很小的情况,这是在正态分布某一点采样而得到的结果。虽然个体的行为、每次事件的结果难以预测,但是大量个体,重复实验所表现出来的性状很好估计。钟形曲线的规律是如此值得信赖,以至于偏离了正态分布的结果暗示了其中有问题。

曾经有一个无聊<( ̄︶ ̄)>的人,为了检验面包师做出的面包是否像宣称的那样有100g,便坚持买面包、称重量、记录,经过长达几年的坚持,最终发现面包重量的分布曲线对称轴在95g附近对称。至此揪出了面包师造假的罪行。

日常生活中的许多事实在事后看起来非常明显,符合规律,但事先要预测简直难于上青天,如天气,布朗运动,股票价格……太多的随机性表现出了混沌。

人类很容易被随机性愚弄。因为我们厌恶害怕不确定的未来,渴望将事物的运行变化都掌握在手中的天性。于是遍寻找模式并赋予意义,而一旦选择某种模式,便会对强化有利证据,忽视不利证据。

什么是概率?人们发现在进行大量次重复实验时,某种情况出现的频率会越来越趋近于一个数,这个数就是概率。对概率浮动规定一个精度,那么就总能进行足够多次实验来使频率达到这个范围。古希腊伟大的科学家们研究出了公理、证明、几何,却从未研究过概率。因为他们相信,不确定的未来是按照神的意志发展的。除此外,另外一个障碍是,没有发展出便于概率运算的数学。

世界已经大大不同了,但人脑还是两万多年前的那个。我们的直觉活在远古世界中游刃有余,但到了这个复杂信息的现代化世界便显得力不从心。尤其是在处理不确定的情形时,人类通常无法做出理性的决定。

如果关于某事的细节越多,成功地糅合在了谎言中,那么人们就更容易上当受骗。但事实上,任何不确定的细节都会使总的描述趋于更不可能。

在回忆时,我们通常会想起那些更生动、具体、印象深刻的事物,从而放大了其影响,即重构过去影响概率。例如,高材生生活不能自理?因为这种新闻让人印象深刻,此后人们谈到高材生的时候,就会不自觉地认为其生活比平常人更不能自理。排队总是等很久?不,只是因为你对排长队的记忆比较深刻而已。